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,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——北岛

第一次读到北岛的这首诗是在高三的时候,应该是在《青年文摘》或是《读者》的某个角落里,跟很多人一样,我被这短短的几句话触动了。

记得从小学刚学着写作文的时候起,我们就会被要求写这样的作文——《我的梦想》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的第一个梦想应该是当一名宇航员,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到一篇课文,《神州五号》,那时候看着课文中描写的杨利伟从太空中回来的画面,非常向往,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抬头看着天空,就开始想,等我长大以后,我也要做一名宇航员,然后从太空中地球是什么样,最好能驾驶着飞船停在我家门口。等上到五六年级的时候,我发现宇航员的身体素质要求太高了,而我的身体素质根本不行,宇航员的梦想就泡汤了。后来,看TVB的一些警匪片,剧中的Madam都很帅气,于是,我又想着去当刑警多好啊,惩恶扬善。但,还是身体素质的问题,刑警的梦又只是一个梦。再后来,读到高中的时候吧,就爱上了文字,想从事与文字相关的工作,大概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想法都成熟了许多呢,不再那么天马行空。

高考选志愿时,综合考虑,选择了新闻学,当时家人是极力反对的,他们总觉得,女孩子做个老师多好,但,我不愿意。

大一第一次开年级会时,辅导员问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,然后第一节课,几乎所有的老师都问了我们同样的问题。有一些同学是被调剂的,但大多数同学都是自愿选择这个专业的。

现在已经是大二的第二个学期,不管是从老师口中听到的,还是我们自己所了解到的,我们都知道了新闻这个行业跟我们理想中的新闻业差距太大了,身在体制之中,有些时候,我们别无选择。寒暑假回去,遇到一些亲戚邻居,他们问我学的什么专业,我说是新闻,然后他们又问,毕业后做什么工作,记者吗?我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,是还是不是呢?只能笑一笑带过。对于未来,我真的不能,也不敢保证啊。